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隨夢小說網 > 家有喜事

157

家有喜事 | 作者:未知 | 更新時間:2019-11-21 21:25:09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我靠算命爆紅娛樂圈贅婿當道詭秘之主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第一序列元尊超神機械師伏天氏都市絕品仙醫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胡總?”

  他有些愕然不解,仿佛從沒聽過胡總這個名字。

  我沒再追問下去,我聽得出他沒有絲毫偽裝。他正心痛著,因愧疚悔恨而心痛著,他已無力偽裝。

  既然他不知道胡總,那么他對胡總背后的那個人就更是一無所知了。他自己也決不會是胡總背后的那個人。

  我不再停留,腳步匆忙而慌亂,我回到2046,柔娜望著我,望了好久,她溫柔的關切的問:“你是怎么了?”

  我一定看上去,跟下班之前比起來簡直判若兩人,痛苦,迷惘,甚至有些恍惚。

  我無聲的望著柔娜,像她望著我那樣望了很久,終于忍不住撲倒在她懷里,雙手緊緊的抱住她的雙肩,問:“怎么會?怎么會?那個丑陋的老頭他是我的父親?”

  我的臉緊緊的貼著她豐滿溫暖的胸,不停的搖晃,那么痛那么恨,淚如泉涌。

  她輕輕的拍著我的肩問:“尋歡,到底怎么了?你在說什么啊?誰,誰是你的父親?”

  像媽媽一樣關切難過的聲音,帶著疑惑。

  我從沒對她提起過我的父親,突如其來的沒頭沒尾的話,讓她如墜迷霧。

  我哽咽著道:“那個丑陋的老頭,憶蘭的父親,他也是我的父親。”

  “什么?憶蘭的父親是你的父親?你和憶蘭是兄妹?”

  顫抖的聲音,竟有著某種莫明的激動,似痛苦又似驚喜。

  她不再是輕輕的拍我,反是抓住我的肩,讓我抬起頭來,瞪大眼睛,望著我淚水泛濫的雙眼。

  我點點頭,卻不能說得再多,只一個“嗯”字,便又把頭深深的埋進了她溫暖豐滿的胸。

  她的胸,是我傷心欲絕時,唯一可以停靠的港灣,像媽媽的胸一樣,可以讓我縱情流淚,然后幸福。

  這一刻,我是她受傷的孩子。

  ……

  從這一夜起,柔娜似乎拋棄了某些從前一直困繞著她的東西,不再有意無意疏遠我,反是離我更近,更體貼我了。

  她雖然還擔心著雪兒,但她的眼睛里卻多了些從前不曾有過的光亮,像希望一樣幸福的閃爍的光亮。

  上班的時候,她會悄悄的打量我和憶蘭,似乎在尋找我和憶蘭到底有沒有什么相似的地方。但她從沒向憶蘭求證過我的話,問我和她到底是不是兄妹。

  她知道,那是憶蘭心中最痛的傷,她決不會去剝開人家的傷口,看那些從傷口流出的淋淋的鮮血。

  其實不用問她也知道,從憶蘭自那夜后面對我時,和從前不一樣的表情她就知道。那些表情,有哀怨,有痛恨,卻比從前多了些不爭和無奈。

  每天上下班的時候,她和我都會稍有收斂,盡管我們要在胡總和同事面前偽裝,但我們不會表現得太過張揚,而是親疏有度。

  我們不能讓憶蘭受到太多的剌激,她還沒能徹底放下。就是我自己,又何嘗能真的做到對我和她的過去了無牽掛。

  有一日,我從洗手間出來,看到她一個人站在女洗手間里正對門的地方,望著鏡子里她舉起的一只手,神情惘然。

  我忍不住停下。

  她那只舉起的手,衣袖高高的挽起,我竟在她潔白細膩的手腕上,看到了一條觸目驚心的傷疤。

  蜿蜒突出的傷疤,像一只淺紅的蜈蚣,難看而怕人。

  我知道,那是她那次自殺時留下的痕跡。那是一場痛徹心扉刻骨銘心的愛留下的痕跡。

  我背靠在男洗手間的門上,默默的看了她很久,心里隱隱的痛。

  我想起了劉若萍,被哥哥趕出家門甚至倒在哥哥的車輪下的血泊中的劉若萍,她的命運是那么苦難多劫,我一直同情她的無依無靠,孤獨可憐,然而她卻在身受重傷后有我和池艷關心,經過整容后沒有在身體發膚上留下任何難看的印記。

  我哪里想得到,憶蘭,竟比劉若萍還無依無靠,還孤獨可憐,在最需要的時候連個懂得憐惜懂得照顧的人都沒有,否則……

  那天,我以為我只是不如子郁,子郁還能感覺到如花的存在。此時,我才知道,我竟連劉一浪都還不如,如果我比劉一浪好,憶蘭,我的妹妹,就不會比劉若萍更多層受傷的印記。

  憶蘭終于發現了我,她沒看我,默默的轉身,走出女洗手間,從我身邊頭也不回的輕輕走過。面無表情,仿佛她根本就不曾和我有過什么,她只是偶然從我身邊路過的陌生人。

  但我知道,她心里一定如我一樣有心酸欲淚的感覺。

  我終于忍不住叫道:“憶蘭。”

  輕輕的,心痛的聲音。

  她身子顫了顫,但她沒停留,更沒終于對我回頭。

  我還想說什么,我卻看到胡總遠遠的朝洗手間走來。

  我不要胡總看到我對憶蘭的好,不只因了柔娜因了雪兒,更因了我和憶蘭的感情再容不得他誤會。他和其他同事一樣,還不知道我和憶蘭是同父異母的兄妹,他哪怕只要有半絲誤會也是對我們兄妹的褻瀆。

  我若無其事的扭轉方向,走向我的辦公室,終于沒有對憶蘭說出我想說的話。

  那些話,也似乎已再沒說出的必要。海誓山盟,都因我們的兄妹關系,徹底改變。如果說真的有誰辜負了誰,我們則因為辜負而幸運著。如果不是辜負,真的一切我們沒有來得及完成的都發生了,我們曾經的快樂必將是把我們徹底毀滅的滔天罪惡。

  今天,我和她還可以這樣面對,哪怕是不說一句話,可也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這幸福不是因為陰差陽錯,差點就被毀滅了呢。

  日子一天天過去,所有的一切似乎沒有好轉也沒有變壞。憶蘭依然和我疏遠,雪兒也沒什么不幸,胡總和他背后的那個人似乎也沒有給柔娜或任何人帶來傷害。我也沒去見我的父親,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跟著池艷的媽媽回到我的故鄉,去山坡上的亂葬崗,我媽媽的墳前,見我媽媽一面。我更不知道,媽媽看到她盼星星盼月亮,盼了一輩子的男子,終于回到她身邊,卻不再風度翩翩,而是這般丑陋蒼老的模樣,她在九泉之下的眼睛,是不是真的還能終于因為了卻了心愿而坦然閉上。

  我的心情在平淡中漸漸感到無聊和壓抑,晚飯后,我再不能像從前一樣安靜的呆在2046,我常常獨自漫無目的的出去走走,走得疲倦不堪才回來,不要任何人陪,也不陪任何人,包括柔娜。盡管柔娜對我越來越放得開,越來越楚楚動人。

  這天,春雨如絲,沾衣欲濕,吹面不寒。

  吃過晚飯,我照例獨自一人出門,走過那些已不知走過多少遍,卻依舊陌生沒有任何印象的街道,我忽然看到前面有個女子的影子慌亂的躲閃著,拐進了燈火昏暗的拐角處。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越來越敏感,總覺得那女子是在躲閃我,我好奇的也跟著拐進了暗處。

  我看到的卻是那個“雞”,曾經在酒店門口要我陪她玩玩的“雞”,在公園里把身子緊緊的貼著我故意讓柔娜看到,卻告訴了我阿香和雪兒的消息的“雞”。

  記憶中,我似乎只和她相遇過兩次,但兩次她都曾大膽放蕩的主動靠近我,怎么這次她卻慌慌的要躲開我,眼里滿是擔驚受怕的眼神?

  我不解,她的穿著依舊時髦而妖艷,一看就知道她依舊沒有改變她“雞”的身分啊。就算改變的不是她而是我,我也不至于變得有多兇神惡煞,讓她見了就膽戰心驚吧?

  她那雙受驚的眼睛還在倉皇四顧,像是尋找可以逃離我的方向。

  我上去一把攥住她,問:“你是怎么了?我有那么可怕嗎?”

  她慌慌的道:“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

 」是讓我心痛的哀求聲,一雙受驚的眼睛依舊倉皇四顧,我疑心她不是要尋找可以逃離我的方向,而是要看有沒有被人看見。

  我更加不解,柔聲道:“到底是怎么了?告訴我,看你怕成這個樣子。”

  她努力的要掙脫我,道:“不,不,他們不讓……”

  她似乎覺得自己說漏了嘴,突然停住不再說下去,更加害怕的要用力掙脫我。

  我攥她攥得更緊,我問:“他們,他們是誰?他們不讓你什么?”

  她不回答,只是瑟瑟發抖,像是在回憶什么比看到我還可怕的事情。

  我柔聲道:“告訴我吧,告訴我也許我可以幫助你。”。

  (*^__^*)
家有喜事最新章節http://www.ijssdy.live/jiayouxish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大國體育超勇的我隨身帶著英雄世界惜春色暴躁主播在線吃雞女主她營養過剩天降財運妙手狂醫重生之都市狂仙野蠻人崛起超級狂婿
快三开奖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