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隨夢小說網 > 從九叔開始

第六十五章:百毒真經

從九叔開始 | 作者:林白首 | 更新時間:2019-11-12 07:17:05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贅婿當道詭秘之主攝政王的小閑妻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攝政王的醫品狂妃重生八零小福星學霸的黑科技系統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劍來我的傻白甜老婆
  眼見煮熟的鴨子,都到嘴邊了,就給人搶走了,這讓綠袍老祖怎能不暴怒?

  綠袍老祖狂怒之下一聲厲吼,九疑鼎內的焦杰不禁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焦杰心中駭然,這綠袍到底有多強大?即便是九疑鼎也無法隔絕綠袍的攻擊。

  如果只有焦杰,焦杰是斷然不敢將自己暴露在綠袍眼皮子底下的,就算九疑鼎再如何強大,可焦杰畢竟實力低弱,焦杰敢打賭,綠袍有一萬種方法能夠將九疑鼎強行滯留在虛空中,并且還有一萬種方法把焦杰強行弄死,并且將九疑鼎煉化成為自己的寶貝,到時候自己也就成了送財童子。

  送財童子這種活自己能干嗎?這九疑鼎內有峨眉七矮中的四位,更不要說還有李英瓊這位峨眉下任掌門,當然,現在李英瓊拜自己為師,也不知道未來掌門人還能不能當得上,但無論如何,李英瓊的地位也容不得峨眉把她當炮灰。

  自己出手救了眾人于危難之中,還能博得眾人好感以及一個人情,何樂而不為呢?

  就在綠袍施展魔法就要將九疑鼎從虛空中打出來時,倏地三道匹練般的金光,如長虹瀉地,從空中往下直射,與綠袍狠狠對了一擊。

  這三道劍光不是別人,正是那東海三仙的長眉首徒玄真子,苦行頭陀與乾坤正氣妙一真人齊漱溟。

  好一個綠袍,這東海三仙聯手一擊,這綠袍竟然絲毫不懼,反而惹起其兇性,好一個玄牝珠,異彩晶瑩,變化無窮,霞光四射,照徹天地。

  這空中三道宛若蛟龍一般的劍光圍繞著綠袍老祖的玄牝珠環繞,猶如三龍搶珠,以焦杰的境界和目光來看,這東海三仙竟然還被綠袍壓著打,處于下風。

  這...

  要知道這百毒金蠶蠱還沒有出手哩,單單只是一個玄牝珠就已經與東海三仙打個四六開了?

  焦杰不禁心馳目眩,暗道:“莫非...這魔道還真比正道有搞頭?”

  正在焦杰思索時,這空中又有破空之聲,焦杰跳目一望,卻是三道劍光自遠處而來,兩道劍光由北向南,一道劍光由西向東。

  劍光落定,是三個矮子,北邊來的焦杰都認識,分別是矮叟朱梅和追云叟白谷逸,可西邊這個矮子焦杰不認識。

  西邊這個矮子,比矮叟朱梅還要矮上半頭,一露面就高聲喊道:“三位道友暫停貴手,我和這老妖有殺徒之仇,必須要親手殺死他,才消此恨。”

  矮叟朱梅正樂的如此,便高聲喊道:“三位師兄,我們就聽他的,看天靈子道友的本領,他不行,我們在動手不遲!也不怕他跑了!”

  這矮叟朱梅正想呢,改用什么辦法將這綠袍老妖纏住,畢竟使用先天一氣仙符布下生死晦明幻滅六門兩儀微塵陣還需要些許時間,正好這天靈子請纓,也樂的如此。

  這天靈子也真是了不得,抬手便是九十九口天辛飛劍出手,這九十九口天辛飛劍好生厲害,只見漫天劍光劍氣,將這百蠻山都切割的山石崩碎。

  綠袍老祖見自己的洞府被這天靈子攪得如此稀爛,當即獰笑喝罵道:“無知矮鬼,也敢助紂為虐?今日便叫你嘗嘗老祖的厲害!”

  眼看二人斗在一起,三仙二老匯聚在一起,乾坤正氣妙一真人齊漱溟取出六粒其紅如火,有茶杯大小的寶珠還有十二根旗門,分別交給玄真子,苦行頭陀,嵩山二老。

  焦杰想了想,九疑鼎從虛空中顯化出來,將小和尚,石生,莊易,齊金蟬還有李英瓊全部丟了出來,然后九疑鼎一晃,又重新沒入虛空內。

  追云叟白谷逸眼巴巴看了九疑鼎一眼,面露不甘之色。

  矮叟朱梅知道追云叟白谷逸的心思,拍了拍其肩膀道:“這自古法寶有緣者得知,尤其是這至寶奇珍,更有靈性,如果九疑鼎沒有認主也就罷了,可這九疑鼎認主,說明已經臣服,還是莫要多生事端了。”

  追云叟白谷逸心中不甘,他又何曾不知道這個道理?可這九疑鼎乃是他今世妻子凌雪鴻的轉世之人楊瑾的內定法寶,如今卻讓焦杰的了去,如何能讓追云叟白谷逸甘心?

  可矮叟朱梅說的也對,自己又能如何?這九疑鼎沒有認主那還好,可是九疑鼎已經認主了,自己難不成還要將焦杰殺了么?

  自己要殺焦杰,九疑鼎第一個就不敢,自己就算殺了焦杰,九疑鼎也斷然不會在認主與自己。

  再說峨眉也不允許自己殺了焦杰。

  齊漱溟也道:“放心,這九疑鼎本就是楊瑾道友的內定之物,這焦杰從中奪走,冥冥中便欠了楊道友一絲因果,放心,日后必有他償還的一天。”

  這群人在這里光明正大談論,可焦杰卻一絲一毫都聽不見,焦杰這廝看著峨眉眾人在這里布陣給綠袍挖墳坑,焦杰想了想,直奔陰風洞內。

  這陰風洞內極為寬敞,正道來襲,綠袍老祖的門人死的死,逃的逃,陰風洞內已然亂成了一片。

  焦杰看的呱噪,伸手就是百八十到大五行滅絕神光,將這群小魔崽子殺了個干干凈凈。

  焦杰寄身于九疑鼎內,不急不慢向深處飄去,這陰風洞內四下有禁制,稍稍走錯半步,就會觸發殺陣,就會有毒煙,毒水將人腐蝕的尸骨不剩。

  可是九疑鼎小如芥子,這禁制隨強,但有如何能擋得住比塵埃還要微小的九疑鼎呢?

  陰風洞深處乃是畝許的場地,有朵朵綠焰升起,將這陰風洞深處照耀的一片綠瑩瑩,焦杰抬頭向頭頂看去,卻發現好大的琉璃穹頂,好似一口大鍋倒扣。

  焦杰心知這應該就是那綠袍耗費多年,采用無數百蟒毒涎煉制的什么撈子琉璃寢宮了。

  “九娘,助我一臂之力!”

  九娘看了看這琉璃寢宮,面露厭惡之情:“這東西如此惡心,你要他作甚?不幫,不幫。”

  “九娘,快些,要來不及了,我有大用,九娘!”

  九娘挨不住焦杰再三請求,只好揮了揮手,琉璃寢宮便從這陰風洞消失無蹤。

  焦杰圍繞著陰風洞深處掃蕩了有個兩圈,除了這琉璃寢宮外,連根毛都沒找到,不由得讓焦杰又氣又急。

  最后無奈之下,焦杰只好請求九娘在此出手,九娘卻說:“你這人,怎么什么事情都找我?這些個破七爛八,你要來有什么用?”

  得,九娘耍起小性子了。

  無奈,焦杰只要求助太虛老人。

  太虛老人呵呵一笑:“你這小子,也罷,老夫便幫你找一找!”

  這太虛老人揮手便是一道仙光,就跟ct掃描儀似的,整個陰風洞開始虛幻,透明,一覽無遺。

  “在這里!”

  陰風洞某機關內藏著兩卷書籍,焦杰大喜,直接將山石打碎,就要將兩卷書籍掏出,就在這時,禁制被觸動,至毒之水噴發,眼看就要將卷軸銷毀,太虛老人手掌一揮,至毒之水被生生禁錮,焦杰連忙將道書取出,看了一眼,分別是《百毒真經》,《玄牝真經》。

  “就是這個!”

  焦杰心中一喜,還沒等焦杰有所行動,就發現整個百蠻山開始晃動起來,整個山峰都開始抖動。

  九疑鼎一晃,將焦杰吞進去,頓時出現在了百里之外。

  只見整個百蠻山方圓數十里都被生死晦明幻滅六門兩儀微塵陣所籠罩,玄真子,齊漱溟,苦行頭陀高山二老分別按照位置站好。

  齊漱溟呵呵笑道:“我正愁如何此獠會不會在我等布陣之時他用元神幻化逃竄,難的天靈子前來,正好在他二人爭斗之際布下大陣,將此獠煉作飛灰!”

  說道這里,齊漱溟眉毛一蹙,有些為難道:“這天靈子隨身為異派,除了任性行事外,并無大惡,這生死晦明幻滅六門兩儀微塵陣乃是恩師正傳,又有純陽至寶作為陣眼,到時候他如果見機先退還好,不然豈不連他也要練成飛灰?我看莫不如由我來主持生門,給他留一條后路如何?”

  齊漱溟到底是一派之主,有些忌憚世人看法,可這矮叟朱梅就不忌諱這么多了,當即恨聲道:“我等圍殺綠袍老妖,這天靈子前來插手,我看也是一個不明天機之輩,殺劫下,合該化作灰灰。”

  這矮叟朱梅,真乃不當人子,人家天靈子過來幫你們忙,到了你們嘴里,卻落得一個不明天機。

  焦杰聽聞這朱梅此言,皺了皺眉,兩道靈力渡入李英瓊體內,以防受到綠袍劇毒攻擊而無計可施,做完這一切,焦杰正欲轉身離去卻聽聞又有人開口。

  苦行頭陀沉聲道:“萬不可如此,天靈子深陷殺陣中,身靈兩滅,不比兵解,此時不可大意,因果循環,誤人無殊誤己,我等寧可被妖孽遁走,再費手腳,也不可能誤傷了天靈子性命,這才是修道人的正理!”

  眾人聞言,俱點頭贊可。

  看如此情況,焦杰就又沒忙著離去,開始向戰場中眺望過去。

  綠袍老祖招了招手,臉色微變,又招了招手,臉色又是一變,自己的琉璃寢宮呢?這可是自己耗費了多年辛苦,用百蟒毒涎煉成的琉璃寢宮,這就沒了?

  雖然沒有了琉璃寢宮,但天靈子依舊不是綠袍的對手,綠袍放出百毒金蠶蠱,天靈子的九十九口天辛飛劍一個照面的功夫就被啃了一大半,這可把天靈子心疼的臉都綠了,如果不是自己撤得快,怕不是自己就要成為這些金蠶蠱的腹中之物了?

  縱然是天靈子將剩余的天辛劍舞的密不透風,可依舊有一些金蠶蠱鉆了進來。想要噬咬天靈子的血肉。

  這百毒金蠶蠱生死蚊蠅逐血,死纏不舍,有秉天地奇戾之氣,悍不畏死,得空便鉆,見孔就入,不比別的法寶可抵御,稍有不慎就要放一些金蠶蠱進來吞吃自己血肉。

  天靈子有些后悔,不該獨自前來,正在后悔之際,猛聽耳旁有人低語道:“妖孽兇猛,一時難以誅滅,貧道等人封了長眉真人命令,已經布下生死晦明幻滅六門兩儀微塵陣,道友何必多費精神與他苦斗?快快退出西北生門,切由貧道等人代勞吧!”

  天靈子吃過大虧,不在驕縱,轉身就跑。

  這綠袍老祖那里容天靈子就這樣輕松離去?一朵畝見方圓的綠云在身后緊追不舍,恰如飛星過渡,電閃穿云,二人相隔不過十丈左右,眼看天靈子與綠袍一同就要竄出兩儀微塵陣,矮叟朱梅頓足長嘆,今日這妖孽已經成了氣候,日后再想消滅,就要更難了!

  就在這兩人首尾銜接,一敵一友即將轉出生門之際,空中倏地一道血光罩著綠袍老祖腦門迎頭便砍。

  只聽聞綠袍一聲慘叫,身形頓止,就這么剎那的功夫,綠袍老祖失去了最后的一線生機。

  來著卻是那南疆紅木嶺天狗崖的紅發老祖,剛才那一道血光,正是那修羅化血刀,這修羅化血刀,刀光如血,只要被傷其分毫,身體就要化作一灘血泥,端的陰狠奇毒。

  綠袍老祖失去了逃離的機會,驚怒焦家,驚慌忙亂,入眼望去,俱是瑞藹籠罩,紅艷艷一片金霞異彩,更看不清絲毫景物。

  只見陣中那團畝許大的綠光東沖西突,閃動不定。三仙二老各在本門方位上盤膝坐定,運用玄功,放起純陽真火,手揚處便是一個震天大霹靂,帶著一團火云,直往陣中綠光打去。四外雷聲一個接著一個,只震得山搖地動,石破天驚。

  綠袍陷入生死晦明幻滅六門兩儀微塵陣內,眼看就要被活活煉死,天邊出現兩股氣息,一股妖氣,一股魔氣,在這妖氣和魔氣的遠處,焦杰還感覺到了毒龍尊者,華山烈火老祖的氣息。

  焦杰心中暗罵,這是正邪之間又要火拼的節奏!焦杰知道厲害,定然是又要出岔子了,不敢在此久留,當即卷了笑和尚,齊金蟬,李英瓊和莊易,石生等小輩轉身逃離此處。

  齊金蟬和笑和尚這兩個作死的還大吼大叫著要出去和烈火老祖,毒龍尊者等人決一死戰,焦杰翻手將他們鎮壓,一路來到了峨眉,將幾人丟了出來,轉身離去。
從九叔開始最新章節http://www.ijssdy.live/congjiushukaishi/,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精靈之黑色幻想我的絕色小阿姨二次元搞事之旅這個農民要逆天我就是籃球天王超級店小二無限雙修柏林道風云剩女穿越:冷王的替身妃【正文完】亂世英雄傳
快三开奖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