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隨夢小說網 > 柏林道風云

第十四章 (上)

柏林道風云 | 作者:曉渠 | 更新時間:2019-11-09 00:37:36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我靠算命爆紅娛樂圈贅婿當道詭秘之主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第一序列元尊超神機械師伏天氏都市絕品仙醫攝政王的醫品狂妃
  醫生辦公室的走廊里,小夏陪著遲艾坐在接待區的沙發上,懸掛的電視音量調節到小得幾乎聽不見,遲艾要很仔細地分辨,才能聽出新聞講的是喬伊簽約新公司的事,想必小夏肯定聽得很認真。過了會兒,有護士走過來,禮貌地詢問是否需要什么,小夏這才湊進他跟前,低低地問他要不要喝點什么。

  遲艾搖了搖頭。

  “不用了,我們很好,謝謝。”小夏打發了護士,目光又集中到電視屏幕上。

  “他簽的是哪個公司?大不大?”

  “應該挺大的吧,是電影公司老板介紹的,原來他一直都沒有經紀公司哦,難怪都不怎么紅。最近好像真是遇見貴人,經常在電視報紙上看見他。”

  “這下你有眼福了。”遲艾微微笑,神態平靜得和發病時判若兩人。

  “唉……”小夏嘆氣,若不是因為這個喬伊,也不至于惹出這么大麻煩。

  雖然屋子里暖氣溫度很高,遲艾坐久了,還是覺得冷,可能是他縮肩膀的動作,引起小夏的注意,連忙給他披了件厚重的大衣,并把他剛剛抽血時卷起的袖子放下來。

  “我們什么時候可以走?”

  “應該快了,先生在打聽您的病情呢,”小夏看看表,真是談了蠻久的,“等下就好了。”

  遲艾坐得有點不耐煩,他換了個姿勢,仔細傾聽著周圍的動靜:“小夏,這里都沒有人嗎?”

  “沒。除了幾個護士。就咱倆。”

  “哦。胡醫生地生意不太好?”

  小夏給他逗笑了:“胡醫生是這方面最權威地三大專家之一啦。遲艾少爺。只是每次你來復診。先生都交代盡量不要有別地病人在。”

  “哦。那樣不會耽誤醫生嗎?“

  “先生在診療費上肯定是要補償胡醫生地。這您就別操心了。”小夏說著。又湊到遲艾跟前。勸慰他:“先生對您可關心了。花多少錢都愿意。您可別懷疑他。別胡思亂想。我都沒見過先生那樣身份地人。對誰這么疼愛呢!”

  遲艾地臉。慢慢地熱起來。雖然知道這周圍是沒別人。小夏公然這么說。讓他多少有些難為情。然而心里卻又個難道特外甜蜜。鳳宇哥溫柔地低吻。仿佛春風化雨。卿然入懷。那些黑影般地恐懼和疼痛。遲艾也不覺得害怕了。

  回家的路上,遲艾大概是累了,他體力還沒有從發作中恢復過來,當時用的藥對他身體的負擔很大,造成他時常疲倦無力的狀態。田鳳宇知道他并沒有睡,只是習慣地靠著自己,于是伸過手臂,抱住他窄瘦的肩膀,這個動作換來遲艾他在肩頭扭了扭,笑出來,像個孩子一樣。

  醫生的話,在田鳳宇耳邊反復回響:“也許是受了外界刺激也不一定,過于封閉的生活,也會讓他對外面的刺激承受力降低,要看以后你想他過什么樣的生活。”象上次那樣的情況,在遲艾剛剛失去記憶的時候,經常發生,但當時醫生覺得是藥物的副作用,還有就是他的身體和精神對這種狀況的不適應。后來漸漸地,這種狀況就很少發生,偶爾出現也是特別糟糕的身體連帶著的。

  田鳳宇開始不確定要如何照顧遲艾,他已經為遲艾的人生做出太多的選擇了。

  封悅的車穿過車水馬龍的過海隧道,他撥通了阿昆的號碼。阿昆收到他的電話非常驚訝,他也沒有多說,只問他是不是在波蘭街辦事。現在康慶在波蘭街的大小生意,都是交由阿昆來管。

  “我再過二十分鐘就到,你能陪我到波蘭街走走嗎?我很久沒回去。”

  “哦,沒問題。”

  “就咱倆,你別和康慶說。”

  “明白的,二少。”

  封悅的長手指夾著手機,偶爾翻轉一下,目光落在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這一帶依舊是老樣子,似乎二十多年來也不曾變化過。阿昆的辦公室在“嘉年華”的那條街上,車子經過的時候,封悅自然而然地想起芳姐,想起小發,想起五年前自己剛到波蘭街時的光陰。這幾年來,他也曾想過,如果當年自己沒有回去找康慶,現在這群人又是什么樣?他在心里嘆氣,這一切,只怕永遠也不會有人知曉。

  車子靠近寫字間的時候,封悅遠遠看見阿昆站在門口,似乎在急忙地送人,他讓司機停在路邊,隔著馬路觀察著他們。和阿昆面對面站的那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男人,穿了件檸檬色的羽絨服,挺扎眼。他戴了頂棒球帽,看不清長相,不知為什么,封悅直覺他就是喬伊。待男孩子上了車離去,阿昆回到樓上,封悅才吩咐司機停過去。

  阿昆的辦公室就是以前康慶的,封悅還記得自己第一次過來找康慶,透過玻璃窗,看見康慶坐在大辦公桌后的模樣,和那時他的氣場那么不搭配,看得封悅笑出來。可是現在他再去康慶公司找他,再也沒有當年的那股滑稽,似乎他生來就應該坐在那里似的,不得不驚嘆時光對人的改變。

  “你對Joey了解多少?”封悅開門見山地問。

  “他……是我介紹給康哥的,平時也都是我聯系他,康哥不怎么直接和他見面。”

  “那時候張文卓出事,他為什么不跑陸?”

  “給他送信兒了,不肯走,說張文卓對他挺好。”

  封悅沒有繼續追問當年的事,阿昆對Joey的感情,他心里是有數的。

  “喬伊和你熟嗎?”

  “認識,我和Joey家人稍微有些聯絡。”

  “說說看。”

  阿昆低頭想了想:“Joey和家里人不是特別親,喬伊也不知道他哥是怎么死的,家里人和他說是車禍。他們哥倆小時候很親的,后來,Joey入了幫派,就不和家里人聯絡了。”

  “那喬伊闖娛樂圈的事,你一直都知道?”

  阿昆點了點頭:“我勸過他,這一行沒什么好的,他不聽。”

  封悅腦海里,淡淡地浮現Joey年輕的模樣。

  “下個月,家里宴會,請了喬伊沒有?”

  “哦,沒有。”

  “你叫上他吧,到時候,韓丙乾會在,我介紹他們認識。”

  韓丙乾算是華人娛樂圈里名氣最大的導演了,阿昆沒想到封悅會這么提,有點不確定:“我還是問問康哥吧,他名單篩選得很厲害。”

  “不用問他,這事兒我做主。”封悅說完,并不給阿昆討價還價的余地,站起身說:“走吧,陪我出去走走,很久沒回來,不知道阿伯的云吞面還在不在。”

  康慶在辦公室剛結束個電話會議,私人手機就響起來,是個陌生的號碼,這只手機應該不會有陌生號碼知道,他想了想,心里多少有譜,于是接起來,果然是張文卓。從他這次回來,他們還沒有正式通過話。

  “阿慶,我還怕你看見陌生號碼,不會接呢。”

  “猜到是七哥了。”

  “哦?看來你等我這通電話,也等了很久吧?”張文卓訕訕笑起來,“你的禮物我收到好長時間,都忘了和你說感謝呢。”

  “什么禮物?”

  “算啦,阿慶,你就別跟我捉迷藏了,照片那么含蓄唯美,都不像你的風格。”

  “什么東西?我確實沒有印象。”

  “這就沒意思啦,我這兒可是回禮都準備好了,你卻不認賬。”張文卓似乎并不打算多說,掛斷前囑咐:“東西馬上就送到,我要是你,就親自拆封,你可能不會想讓別人看到。你看過以后,我們再談。”

  康慶掛了電話,按了內線,對秘書說:“一會兒有東西送來,送進來給我,不要開封。”

  半個鐘頭不到,秘書送進來一個密封的牛皮紙袋,康慶示意她下去,將紙袋在手里掂量著,他希望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樣,可很快又醒悟,張文卓又怎么可能順了自己的心意?信封放在桌子上,他走到窗戶邊兒,眉頭絞擰在一起,不管他在人前如何強撐,發展到今天的局面,康慶也有力不從心的時候。

  他站了會兒,努力平靜地回到桌子前面,撕開了信封,與他想象的不完全一樣,照片上只有封悅而已。他幾乎本能地轉過頭,躲開畫面上**的身體。心好似正被什么鉆了進去,疼得讓他忘乎所以。肯定是張文卓沖破保安系統那次,趁封悅昏迷時拍的照片,不著寸縷,傷痕累累的身體,私處明顯而恥辱的傷……康慶無法想象當時封悅的痛苦。

  不一會兒,電話再響起來:“怎么樣?技術不賴吧?”

  “五年前我就說過,這事我們兩個來解決,和封悅沒有關系。”康慶沒有發火,事隔多年,他終于漸漸學會壓制自己的脾氣,“你出來,我們面對面談。”

  “你現在才想跟我面對面談,不會有點晚了嗎?”

  “角逐才剛剛開始,怎么會晚?”

  電話那頭沉默了會兒,張文卓終于說:“好,康慶,我跟你談!”
柏林道風云最新章節http://www.ijssdy.live/bailindaofengyu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大國體育超勇的我隨身帶著英雄世界惜春色暴躁主播在線吃雞女主她營養過剩天降財運妙手狂醫重生之都市狂仙野蠻人崛起超級狂婿
快三开奖江苏